「而且,明顯看得出來,更強!更霸道!」

「天驕,絕對是天驕!可怕的天驕!」

一時,多少資質普通的人,驕傲之心都碎了一地。

見過真正的天驕,才是會更加清楚平凡的人有多麼平庸。

「雪兒?那也會金龍戰技的年輕人,怎麼看起來好像小默?」蘇雲帆和夫人葉璐有些懷疑是不是他們看錯了,那個能夠打出比金牛還要強金龍的人,怎麼看起來那麼像是他們平時看起來身體孱弱的女婿,夏默?

蘇清雪都不用去仔細看,就知道那一定是夏默。

能夠讓爍金牛關心,又會金龍勁的人,除了昨天去了顧家,出手救了爍金牛,對爍金牛有恩的夏默,還能夠有誰?

她對爸爸媽媽說起其中的淵源道:「其實爍金牛的金龍勁,就是夏默傳授的。」

「啥?」蘇清雪的回答,則讓他們兩位如遭雷擊,呆立當場!

……

。 解決了這件事。

奚淺給花辭鏡發了傳訊符,說上百花宗找她。

然後就去修鍊了。

……

隔了很遠的另一個房間里,梵音睜開眼睛。

眸光微動。

隨後又閉上了,一切歸於平靜。

清茗半盏 半個月後。

奚淺和梵音同時感覺到周圍溫度開始升高。

兩人從打坐狀態中醒來。

出了法屋。

看著跳上赤紅的太陽,奚淺心底一動,「旱魃要出世了。」

「時間果然不準確,提前了好多……」梵音心底隱隱有些興奮。

沒有壓住,眼裡透出了一絲。

被奚淺看到了。

「走,過去看看。」梵音吸了一口氣,說道。

「好!」奚淺也沒有推辭,點頭收起法屋。

兩人朝著溫度最高的方向尋去。

一連走了兩天,路上都沒看見一隻妖獸。

越走溫度越高,漸漸的,地上的花草開始枯萎。

就連樹木也失去了一些生機。

兩人對視一眼,旱魃一出,赤地千里,果然沒有誇大。

升起靈力防護罩,兩人小心的向著屍氣最重的地方走去。

「姐姐,這個旱魃不是殭屍的始祖,而是由殭屍進化而來的。」小天感應到信息,傳給奚淺。

奚淺在心底點頭,卻沒有放鬆警惕,雖然不是始祖,但能達到旱魃的境界,也極其強勁。

這一方世界,恐怕只有化神巔峰能與之抗衡。

而且,旱魃是那種,遇強則強的角色。

奚淺在心底把警惕提升了點。

面上不動聲色。

「前面有人!」梵音停了下來。

奚淺也停住腳步,梵音發現之前,她就發現了。

這一方天地,已經看不出原來的樣子。

直接乾涸成了沙漠。

溫度急劇上升,讓人心底隱隱升起了一絲煩躁。

前面乾涸的沙漠里,此刻圍著一圈人。

十二個,全部是化神期。

不止如此,離他們幾百米的地方,還圍著一群人。

涇渭分明。

妙亦蕭郝然在列,身後立著三個元嬰期。

目光看向另一邊,奚淺微微挑眉,又是熟人。

天冥城的城主:靳衍。

身後同樣立著三個元嬰期。

「咱們去那邊。」梵音指了指邊緣的位置。

他們的實力,還爭不過化神期。

只是看看熱鬧,順便……

梵音用餘光輕輕的看了奚淺一眼,快速收回。

奚淺心底微動,裝作沒有發現。

因為奚淺出色的容貌,和三十五歲的骨齡,元嬰中期的實力,讓現場的人微微一滯。

心底同時升起了警惕。

「明心仙子?久仰大名!」妙亦蕭眼神一閃,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看不出是什麼意思。

「久仰!」奚淺淡淡的點了個頭,眉宇間透出疏冷。

妙亦蕭心頭微滯,舌尖抵了抵臉頰,眼神微閃。

果然比傳聞中有意思。

面對他打量的目光,奚淺沒有理會,只是氣息冷了幾分。

梵音摸了摸鼻子,退開了一步!

好冷!

突然,奚淺眼神一凝。

中央的十二個化神修士也升起了防備。

「你……們……去……死……」

旱魃還沒出現,艱澀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彷彿要透進靈魂。

轟!

溫度驟升,本來就變成沙漠的土地,立刻染上赤紅。

前方,中間被圍著的山洞裡,透出大股大股濃郁的屍氣。

。警察也沒想到柳如玉竟然會突然動手,連忙沖了過來把柳如玉壓在桌子上。

「你竟然敢在警察局出手傷人?」

「你知道這是什麼概念嗎?」

柳如玉被這兩個問題砸懵了,她一時沒收住手被激怒了這才……

《深情可曾動卿心》第四十三章又上熱搜 即使現在已經將身體限制器強行打開,但也不能為所欲為。

開啟潛力最終還是會有不少負效果返還到身體,如果不收斂一點搞不好會留下什麼後遺症之類的。

但雖然是這麼說,於東水清晰地感覺到自身好像僅僅只是將肉體力量爆炸式增強,而在魔力方面似乎沒有任何提升。

本想着說不定開啟暴走狀態時的魔力可以衝破刺客那符籙帶來的壓制效果,可沒想到手動潛力爆發竟是無法將魔力也和肉體力量那樣同步上漲幾個檔次。

若是問起原因,於東水感覺自己還有點印象,似乎是內心有什麼東西被擊碎了。

不過要是再往深處想,就什麼都不記得了。而且就現在的情況而言,魔術王也沒時間去思考這些東西。

刺客隨手一拋,煙霧彈帶來的視野遮蔽再度出現在魔術王面前。

可這並沒什麼大不了的,這裏可是一條直線的土牆,即使想要進攻也必須從正面突破吧!

那麼就只要後退幾步離開煙霧彈範圍不就好了?

而且變形者能力到現在為止也還是開啟狀態,有着蝙蝠回聲定位,想要在煙霧彈中鎖定位置也不是難事。

只不過同一時間處理這麼多感官確實令於東水有些吃力,幸好之前為了使用天賦魔法而鍛煉過一心多用,不然如今大腦該是早就承受不住了吧。

正面——有暗器!

在回聲傳達到自己這邊時,視野中就已經出現三把似是要完全融入周圍黑暗的小刀。

魔術王一邊暴退拉開距離,而後靠着強化過後的感官和動作將這三把快到異常的飛刀暗器盡數打落。

嗯?人呢?

當於東水將注意力再次放在定位上時,發現煙霧對面已經空無一人。

也就在此時,一股突然爆發的殺意從下方徒然攀升,直到出現在於東水一旁的刺客在半空中露出攻擊的雙匕。

居然開始聯合飛行進行攻擊!

不能正面抗下!如果被這一擊再次打到空中就大事不妙了!

魔術王急忙後撤,即使付出手臂被劃出一條長長傷口的代價,也沒有選擇去接下這一擊。

實在是現在自己距離退出土牆只有最多十公分距離,而刺客這樣雙匕交叉重擊的力道他也在空戰時感受過。

即使現在肉體力量提升了這麼多,於東水也沒有自信可以在對方重擊之下完全屹立不動。

倒是那個刺客似乎也意識到爆發潛力后無法靠體力優勢從正面快速擊敗自己,所以又開始走暗殺者該有的打法了么?

跟要命的是,腳下土牆雖然為自己提供了支撐點,但同時也阻礙了不少回聲放出。

所以只要刺客把握角度,完全就可以出其不意地出現在於東水兩邊的任何一個地方。

魔術王不知道對方符籙效果有沒有時間限制,但潛能爆發的時間是肯定越短越好的。

如果這樣拖時間耗下去,失敗的一方照樣會是自己無疑。

相較於懲罰者碾壓性戰力、米爾恩侯高深莫測的實力,眼下這神出鬼沒、打法處處直擊要害的刺客無疑更加難纏。

於東水甚至可以判定,這傢伙是自從覺醒大魔法師轉世能力以來遇到的最強悍難纏的對手。

以自己訓練了這麼久的實力而言,即使是面對米爾恩侯最終也可以將之擊殺、面對懲罰者也能有把握逃脫。

但面對這不講武德、不擇手段的刺客,於東水是想打又打不到,想逃又逃不了。

只能將戰局一拖再拖,等待可能在轉機。

不過說實話,即使是魔術王心裏也已經對轉機之類的不抱太大希望,如果說土牆可以吸引到懲罰者過來支援倒是極好不過。可到時候若是懲罰者真的來了,會不會像於東水想的那樣幫助自己呢?

對待自己的敵人,如果讓於東水站在峻熙的立場,見到如此場面只會儘可能等到雙方都拼的力竭之際再出手全部拿下吧。

又一次突如其來的打擊,於東水用長劍勉勉強強震碎了一把匕首,而刺客另一隻手卻沒受到絲毫影響,依舊持着武器朝於東水身體要害部位襲殺而來。

也多虧對方匕首還處於人類正常武器範疇,而自己也一直有將那件甲羊魔術禮服穿在裏面防身的習慣。匕首每次想要突破魔術禮服的防禦就要削弱大部分威能,所以造成的傷勢其實也最多不過一公分深度而已,即使不施加治療,憑藉自己的體質也能撐不少時間。

對,時間,於東水現在需要的就是時間。

刺客說到底還是人類之軀,雖說可以使用符籙補全戰力上與大魔法師轉世之間的差距,可凡夫肉體對魔力承受量肯定也是有上限的。

既然同時使用了這麼多外力,想必對方如今的身體也不好受,只要自己憑着潛力爆發撐下去,遲早可以將他耗死!

當然,這僅僅只是於東水猜想而已。

因為就刺客不斷發起猛攻的架勢而言,即使身為魔法師也看不出對方有沒有一點來自魔力承受量快要達到上限的痛苦感。

難不成這傢伙從小就開始接受魔力承受量這方面的訓練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