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倩一個衝刺衝到張嵐的身前,冰爪向著張嵐的脖頸襲去,她當然沒有打算下殺手,對於她來說,輕鬆制服一個同等級的輔助系魂師簡直不要太簡單,到時爪子往他的脖子一放,他就只能投降了吧!

笑晴 然後冰倩就感覺自己的手腕突然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所抓住,緊接着還來不得及讓她反應過來,她的身軀就猛然騰空而起。

「怎麼可能!!」

張嵐抓住冰倩一記過肩摔,靠着強大的力量直接將冰倩摔出了台下!

張嵐自信一笑,就大魂師?不是他吹,他能打十個!

隨後他看向戴沐白,看看怎麼樣了,隨後他就看到了一個粉色的眸子。

不好!

張嵐站在台下沉默不語。

戴沐白則趁著歐陽娜娜對着張嵐釋放第二魂技的時機,空門大開的時候,直接一腳將歐陽娜娜踹出了台下。

「真是沒有想到!勝利者是——狂傲組合!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歡呼我們的勝率者!」

伴隨着主持人激動的聲音,台上的觀眾也猛然爆發出了劇烈的歡呼。

雖然他們是來看狼狐少女組合的,但是戴沐白之前那種浴血狂戰的強者氣魄成功的征服了台上的大部分觀眾。

再加上戴沐白那出色的顏值,還有邪魅一藍一紫的雙眼,以及戴沐白本身霸道的氣息,讓眾多觀眾路轉粉。

站在台下互相攙扶著的歐陽娜娜和冰倩兩人眼神複雜的看着張嵐和戴沐白兩人。

她們沒有想到有一天會被低於她們等級,低於她們年齡的人所打敗。

「沒事吧~」

張嵐走了過來,對着歐陽娜娜和冰倩釋放了第二魂技。

歐陽娜娜和冰倩一怔,感覺到身上傷口的快速恢復。

冰倩對着張嵐微微低頭,冷冷的道:「謝謝。」

說實話,那種語氣實在感覺不像是在道謝。

歐陽娜娜笑嘻嘻對着張嵐道:「哈哈,小倩倩就是這樣的人,總是冷冰冰的,不過對你的道謝是真的,所以不要介意啊,還有小弟弟你還真是厲害呢,明明是一個輔助系魂師,卻一下子就把我們的戰魂師冰倩給扔下台了呢。」

張嵐也沒有自謙,直接淡然道:「我的實力比較強,一般同等級的戰魂師都不是我的對手。」

歐陽娜娜一愣隨後看着一臉認真,不像是開玩笑的張嵐。

猛然大笑了起來,「你這個玩笑太有意思了,再配上你這種認真的面龐,還真是好笑啊~哈哈哈哈。」

張嵐無奈的擺擺手,「你就當是開玩笑吧。」

冰倩則是盯着張嵐認真道:「有機會,我要一對一和你在打一架。」

「好啊!」張嵐微微一笑答應了冰倩的挑戰,隨後看向歐陽娜娜道:「我也想多和你打幾場。」

本來歐陽娜娜大笑的樣子猛然止住,隨後冷下了臉,皺眉道:「本來還以為你是一個有意思的小弟弟呢,沒想到這麼早熟的嗎?」

張嵐一愣,隨後反應了過來,對着歐陽娜娜無奈道:「你想多了,我只是想多試試你的第二魂技,我還是第一次被同級別的魂師這麼輕易的打敗。」

浅若夏沫 歐陽娜娜看着張嵐的樣子,覺得張嵐沒有像是在撒謊,表情舒展了一點,對着張嵐道:「我是武魂殿的,來這裏陪倩倩來她家裏玩幾天,過兩天,我們就回去了,所以大概沒有太多時間。「

張嵐皺了皺眉道:「就明天吧,我早上在魂斗場這裏等你們,你們約個地方,咱們從新比試一下。」

「好。」

(祝大家元宵快了,給大家加更一章。

嗯,在家裏呆的快樂,哈哈(ω)hiahiahia)

這兩個女角色算是伏筆,為了引出比比東。

其實我挺喜歡比比東的,真的很同情這個痴情與大師的女人。

但說實話,不想拆大師柳二龍cp

┐(─__─)┌

所以我打算直接給大師開後宮,來這裏徵求下讀者的意見,如果大家都反對的話,我就不這麼搞了。

。 手中酒杯上的鮮紅液體泛起波紋,安東尼奧聖安坐在自己座位上等著那喧鬧的聲響消失。

聲音的確漸漸小了,只剩下轟隆隆的爆炸聲。

他是知道聖地遇襲的,但CP0和治安官們處理問題的速度讓他十分失望。

聖地安寧太久了,八百年的威望讓所有罪犯望而卻步,但一旦這看似堅不可摧實則虛無的威望戳破,就只剩下鬆懈的警備而已。

「安東尼奧聖!」一聲怒吼,厚重的木質大門被撞開!

來人身上帶著雨水,流過全身肌肉,污了天龍人名貴的毛毯。

安東尼奧聖俯視面前這從黑色雨夜中走出的人,他的眼中充滿仇恨。

「斯巴達克斯,我一直很欣賞你!」

「你囚禁我!」

浅若夏沫 「你本可以榮耀地侍奉神!」

「把我變成奴隸!」

「不知尊敬!」

「在我背上烙下恥辱的烙印!」

「愚蠢自……」

話未說完,斯巴達克已經高高躍起,力劈而下。

安東尼奧聖的眼睛瞬間變為了豎瞳,傲慢地笑著,拿起短劍格擋。

他的笑容很快凝固了,在巨劍巨大的力量下,短劍被砸下,巨劍斬在了安東尼奧聖的肩頭,幾乎要把整個肩膀卸下。

斯巴達克斯俯下身,俯視天龍人的眼瞳。

「現在你是什麼感覺?」

安東尼奧聖咬牙怒視他的奴隸,羞恥感和憤怒幾乎將他淹沒!

他另一手揮劍,卻被盾牌擊開,下一刻巨大的盾面迎面砸下。

砰!鮮紅的鮮血沖鼻腔里噴濺而出,口腔里滿是鮮血的味道,牙齒搖搖欲墜。

砰!砰!噴!巨盾一下一下砸下,斯巴達克斯此時只是在泄憤!

「什……么……感……覺!」

持盾的左手猛地被握住了,巨力竟讓纏繞武裝色的手腕生疼。側眼看去,那隻手竟布滿了龍鱗長出了利爪。

「停下,你這該死的賤種!」

斯巴達克斯拔出巨劍,轉手看向龍手,發出嘎吱的響聲,龍手的鱗片碎裂,劍刃卻未入肉。

但這力道卻已讓安東尼奧聖鬆手,盾豎為刃,斯巴達克斯正要斬下。

洶湧的龍炎已經從安東尼奧聖的口中噴涌而出,斯巴達克斯持盾護住全身,被他猛的一拳砸飛了十米才將將停住。

盾牌滾燙,即使霸氣纏繞,斯巴達克斯的手臂仍被燙起了水泡,但他仍穩穩握住盾牌。

面前,座椅上坐著的是布滿紅色龍鱗,暗金色瞳孔的龍人。

安東尼奧聖站起身,搖晃了下仍有些昏沉的腦袋,握穩了雙手的短劍。

「嗚呼,高居高峰的惡龍終於與不敗的勇者碰面,會是惡龍吞噬勇者,還是勇者斬下惡龍呢」

剛剛到達的小丑客串起了角斗場主持。

下一瞬,紅龍已經閃現到了小丑上方,短劍交織為十字劈下!

「哇哦,好可怕呀!」

小丑抱著柱子,滑稽大喊。斯巴達克斯卻早已經擋在了小丑身前。

盾反!斯巴達克斯揮動盾牌將龍人擊飛在牆上,同時身子跟進,巨劍已經猛然斬下。

這次斬擊雖然被格擋住,但同時龍人去失去了反擊的機會。

龍人的速度比斯巴達克斯快,力量比斯巴達克斯強,但僅靠和侍衛練習的戰鬥技巧卻在斯巴達克斯豐富的戰鬥經驗對比下單薄的像張紙。

斬擊,踏步移動躲過短劍回擊,上盾擋下噴吐的龍炎,在盾牌熾熱地發亮時,斯巴達克斯狠狠將盾牌砸下!

安東尼奧聖在怒吼!紅色的鱗片從他的身上被砸落,鮮血布滿了安東尼奧聖的全身。

終於,他放棄了天龍人的尊嚴和傲慢。

他的身子變得碩大無比,背部長出了巨大龍翼,尾巴一掃就把斯巴達克斯掃開幾米遠撞在了牆上。

「boss紅血了,加油啊,斯巴達克斯!」

一旁,小丑叫著讓人聽不懂的話。斯巴達克斯踏地怒吼!鮮紅的氣血從他的身上蒸騰!

「變為灰燼吧,賤種!」

巨龍張嘴吐出粗粗的龍炎,將一切燒灼。

斯巴達克斯置身於龍炎中衝鋒,他左手持盾反於胸前,巨劍橫刺於胸前。

咔嚓!在接觸的一瞬,巨龍咬下利齒,斯巴達克斯錯過身,踏步來到了巨龍脖頸一旁,手中巨劍猛然斬下。

嗷嗚!一聲痛苦的龍吼。巨劍半入脖頸,卻因為巨龍的龍鱗終究沒有把龍首斬落。巨龍撞擊著練習室的一切把斯巴達克斯撞下。它一頭衝進了雨幕里,張開了龍翼,飛翔在了天空之中。

「喂,斯巴達克斯,這裡要塌了!」

「衝出去!」

小丑與斯巴達克斯衝出了建築,站在了大雨之中。

身後,奢華宏偉的建築蔓延了裂痕,瞬間倒塌了。

雨水落在斯巴達克斯熾熱的劍盾上蒸騰。

他血肉模糊的手已經完全和冷卻的盾牌粘合在了一起。

勇者握著劍,凝視在蒼穹之下俯衝而下的紅龍,雨水在它身邊形成了白浪!

這是勇者和巨龍的最後的一次碰撞。

但……小丑總是不按套路出牌。

「王牌飛刀」

一把匕首從小丑手中甩出,穿過雨幕射向俯衝而來的巨龍。這是一把普通的匕首,由四海不知名的匠人批量打造,物美價廉。

它原本應該被堅硬的龍鱗彈開,卻如同熱刀切黃油似的插入了巨龍的喉嚨,裂痕在巨龍的脖頸間衍生。

斯巴達克斯抓住了這個機會。他揮動了巨刃斬下了巨龍的頭顱,鮮紅的龍血染紅了他的全身,殘餘的龍屍撞在了建築廢墟上。

啪啪啪!

小丑毫不吝嗇自己的掌聲。

「真是史詩般的戰鬥,斯巴達克斯」他咧嘴大笑,以一種詠唱般的口吻說話。

「是的,我們正置身歷史中,我們正在創造歷史!」

「在我曾經的家鄉,有一種說法,屠龍者終成惡龍!」

小丑在龍首旁站定,伸手貼著龍首,四分五裂的能力發動,一種神秘的力量正從這將死的屍首上剝離出來。

「那麼……斯巴達克斯,你有興趣長出龍鱗么。」

雨幕中,小丑握著惡魔果實,咧嘴一笑。 雖說太醫說過十三爺不能吃太過油膩的,但是到底也不能給十三爺全上清粥小菜之類的東西。

蘇培盛這會兒盤子穩穩噹噹的擺完了之後,自個也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膳房大伙兒正熱熱鬧鬧地吃著大盆骨呢。

姑娘做的大盆骨鹵了出來還會放在炭火上,刷成蜜撒上調料,烤的滋滋冒油,那香味兒隔著老遠都能聞到。

自個兒去的早,他當時搶了一大盆出來,特意讓安祿海那小子守著,等自己一會兒回去便可以吃了。

十三這會兒倒也忍不住驚訝了起來:「怎的這般的香?」名字也奇怪的很,他都沒聽過。

蘇培盛一聽便笑了:「十三爺,瞧您必定也是個會吃的,這是咱們姑娘近日裡新研究的吃食,大盆谷便是九爺十爺今日念叨著的。這麻辣燙,味道也是一絕,您可嘗一嘗。」

十三本來心事頗多,這一路又實在是累極了,也沒什麼胃口。可如今聞著味道倒是忍不住將筷子拿了起來。

不知不覺間,桌子上的東西就被他吃了大半。

十三爺自個兒也愣住了,摸了摸撐的溜圓的肚子,微微擰起眉頭來。

細細想來。最後那幾年他便是吃不下東西了,倒是久違的有吃這麼香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