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美啊!

汐勤 婚紗美,人也美!

店裡面,穿著婚紗攝影的女人身高一米七,大長腿,五官精緻,皮膚白皙,活脫脫的女神形象。

楚清月嘟噥了一句,本帝穿上這玩意肯定比她更好看。

看了好一會兒,那個女人才拍完照片。

她剛出門,引起一片熱潮。

剛才給楚清月拍照的人,還有各種路人全都圍了上去。

照相機,手機不斷拍攝,幾個記者還拿著話筒,不停詢問。

「迪麗熱帕女士,請問您這次是不是要和蕭戰合作?」

「熱帕女士,我聽說你和蕭戰將去葫蘆島進行新戲拍攝,是不是真的?」

婚紗女人,正是國內的頂流女花,迪力熱帕。

她嫣然一笑,朝著各大記者群眾道:「各位,實在不好意思,此事不方便透露,大家敬請期待吧。」

說完話,她被兩個女助理迎上了一輛房車。

這次的行蹤,其實是她們公司故意為之,一些記者和狗仔最愛撲風捉影,相信要不了多久迪力熱帕和蕭戰合作的事會傳的沸沸揚揚,這樣下來,新戲未殺青就會獲得千萬熱度,估計連葫蘆島的門票營業額也會暴增。

楚清月清楚的聽見蕭戰,這小子也要去?

剛好,本帝還納悶為什麼第五個任務完成了,正好去問問他,搞不會這小子真有什麼特殊癖好,喜歡熊貓兒? 中年人語氣中所蘊含的複雜情緒,讓周圍的年輕人臉色紛紛一變。

有人驚呼道:「這次闖入幽神界的,難道是超脫境的老祖?

可這種人物,不都在界域深處嗎?

怎麼會在這個時候來偷襲我們幽神界?」

中年人掃了他們一眼,嘆氣道:「我也不知道為何會有老祖趁火打劫。

可不管緣由如何,能打破通天之陣的,都只能是超脫境的老祖。

那個境界的戰鬥,根本不是我們能參與的。

我們所能做的,就是立即將這裏發生的事通知師祖!」

中年人在說話的同時,已經激活了禁地中的陣法,將此界的景象,傳入了茫茫虛空之中。

之後他便跟那幾個年輕人一起,昂頭望向了天空,看着那座千丈高山緩緩砸向蒼穹。

跟着他們一起看的,還有通天山脈中的秦北山。

這個齊雲宗當代宗主,此刻已經完全傻了。

他怎麼也沒想到,方牧剛剛所說的帶走陣基,是這麼個帶走法。

他看着下方那個方圓千丈的大坑,整個人久久無言。

就在他愣愣發獃的時候,天空中再次迸發出了一陣劇烈的轟鳴。

秦北山愕然抬頭,這才發現方牧已經扛着通天山,擠進了蒼穹裂口中。

原本還勉強算是穩定的蒼穹,在接觸到通天之陣的一剎那便生出了巨大了拉扯之力,似乎要將這座通天山拉回幽神界。

秦北山見狀,瞳孔先是一縮,不過緊接着似乎想到了什麼,臉上露出了一絲興奮。

他身旁的柳向榮也好似意識到了什麼一般,低聲道:

「通天山勾連天地,哪裏是那麼容易帶走的。」

秦北山聞言,忍不住附和道:

「不錯,我幽神界界域廣闊,道韻也遠不是一個小小的蒼琅界能比擬的。

這個魔頭能在蒼琅界為所欲為,可在我幽神界……」

他的話尚未說完,就見天空中出現了一個恐怖的黑洞。

這個黑洞剛剛出現,就瘋狂的吞噬起了周圍的一切。

附近的界壁,瞬間便被恐怖的吸力拉扯得支離破碎。

片刻后,黑洞散去。

而那座千丈高山,也已經輕鬆穿過了幽神界的界壁。

秦北山眼角跳了跳,臉色變得異常的難看。

然而沒等他再說些什麼,就愕然發現,幽神界的光線變得有些扭曲。

緊接着,他頭頂的那一小片蒼穹開始朝着一處聚集。

就好似天地間,有一隻巨大的手掌在拉扯著蒼穹一般。

秦北山滿臉的驚愕道:「這個魔頭,到底要幹什麼!

難道,他還想把幽神界的界壁也撕裂帶走不成!?」

彷彿為了印證他的話一般,他頭頂的蒼穹忽然崩裂。

一小部分界壁,在崩裂的一瞬間便被拉入了無盡虛空。

幽神界的靈氣,順着蒼穹的缺口瘋狂的朝着虛空湧出。

這一刻,幽神界所有的修士,都感受到了一種莫名的空虛。

秦北山已然完全驚呆了,他望着那一眼可見的虛空,喃喃道:「天,漏了……」

他喃喃自語的時候,幽神界中的修士則都已經快要被嚇瘋了。

就算最是見多識廣的修士,也從來沒有見過這一幕。

就在所有人都不知所措的時候,一股魔氣忽然從界壁缺口的邊緣插了進來。

這股魔氣速度飛快,在界壁邊緣不停遊走。

與之對應的,是方牧的手指在虛空中不停的指指點點。

方牧就好似一個不太熟練的針線工一般,超控著魔氣縫合起了被他撕出的缺口。

僅僅片刻后,他便把那處缺口七扭八歪的縫合在了一起。

對於自己的縫合手藝,方牧顯然不是特別滿意。

不過他卻並沒有返工。

反正這裏也不是蒼琅界,丑一點兒他以後不看也就是了。

而且他把通天之陣的陣基送回蒼琅界之後,還要回來取那些天材地寶。

留着這個痕迹,下回也許還能用得到。

想到這裏,方牧便不再留戀。

他扛着這座千丈高峰,在虛空中穿行了起來。

幽神界內,秦北山感受着方牧那逐漸消失的氣息,心中卻是五味雜陳。

就在他愣愣出神的時候,一旁的柳向榮忽然長出了一口氣道:

「這個魔頭,終於離開了……」

秦北山聞言,眼角不由又是一陣狂跳。

在遇到方牧之前,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個下界魔君竟然能瘋狂到如此程度。

雖然方牧臨走的時候,用魔氣縫合的界壁上的缺口。

可那裏卻已經受到了不可恢復的損傷。

那片被魔氣縫合的位置,比其他區域足足矮了數百丈。

就好似一鍋剛剛煮好的豆腐腦,被人憑空挖去了一勺一般。

秦北山盯着那個傷疤看了片刻后,忍不住喃喃道:

「他竟然連此界蒼穹都不放過,可……可他要這東西幹什麼……」

柳向榮自然無法回答這個問題,也不想回答。

他現在所想的,是另一個更加切實的問題。

他扭過頭,望着秦北山道:「你說,這個魔頭到底還會不會回來?」

秦北山聽到這個問題,忍不住又是渾身一顫。

在方牧動手之前,無論是秦北山還是柳向榮,都覺得方牧已經妥協了。

可剛剛那一幕,卻完全顛覆了他們之前的判斷。

一個連蒼穹都敢撕下一片帶走的魔頭,做出任何事都不是不可能。

秦北山在一個激靈中,徹底回過了神來。

他目光微微閃動道:「不管怎麼說,這件事必須立即通知師祖!」

……

兩天後,沈秋毫火急火燎的從界域深處回到了幽神界。

他剛剛來到幽神界外,就看到了那條被魔氣縫合的傷疤。

沈秋毫頓時一呆。

他雖然聽說幽神界的界壁被撕裂了,可也只是以為就是普通的撕裂。

他怎麼也沒想到,界壁受到的,竟然是這種無法彌合的損傷。

此時他才明白,什麼叫『那個魔頭把蒼穹帶走了一片』。

沈秋毫原地愣了片刻之後,眼中就迸發出了無窮怒火。

不過他並沒有立即發作,而是直接撕開界壁,進入了幽神界。

剛剛進入幽神界,他便看到了那座通天山脈中所留下的百丈深坑!

通天山,竟然真的被挖走了!

這一刻沈秋毫再也無法抑制胸中的怒火。

他猛然暴喝道:「竟敢如此毀我幽神界!

我沈秋毫,誓滅此魔!」

。 美術部社團…

我就說怎麼感覺好像忽略了什麼。

嘉神奈捂住額頭有些惆悵的嘆了口氣,腦海里猛然回憶起出發時,得知美術部還有新成員沒有抵達的事。

之前小由乃跑輕社來玩的時候,明明就已經說過美織姐有加入社團,當時怎麼就沒給她聯想起來呢?

仔細想想,那個時候好像是因為白川同學打岔的緣故。

才讓自己給它下意識忽略掉了吧?

想到這裡,嘉神奈當即面無表情扭頭朝身側看了過去。

此時的白川綾恰好正在凝視突然到來的中野由乃,面對嘉神奈打量自己的目光,幾乎本能的抬起頭來與之對視。

雙目交錯瞬間,本能發動的能力迅速就從對方眼神中讀懂了想要表達出來的消息,一時之間清冷的美少女難免有些心虛咳嗽兩聲。

然後將視線從容錯開,顯然有些略顯尷尬。

「我哪知道會發生這種事。」

白川綾小聲嘀咕著,聲音聽起來竟然有些說不出的可愛。

算了…

現在翻舊賬也沒什麼用處。

嘉神奈收回目光,很快就調整好心情。

雖說小由乃突然出現在面前的確是把嘉神奈給嚇了一跳,但充其量也就是嚇一跳而已,還不至於因此感到麻煩之類。

畢竟小由乃這種可愛的生物,又有誰會不喜歡呢?

當然這前提得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