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蟬輕輕搖頭,「只是他之前說,好像有人在監視他。」

監視他?

眾人聞言,心中頓時一凜。

誰敢監視林羽啊?

他可是站在武道巔峰的人啊!

在眾人疑惑不已的時候,林羽已經在學校的人工湖畔追上了黑影。

藉著昏暗的燈光,林羽饒有興緻的打量着眼前這個老人。

老人看上去大概六十來歲,但可以肯定,他的實際年齡遠不止於此。

他的相貌很普通,屬於往人堆里一扔,就不會被人注意到的那種。

不過,即使被林羽攔住,老人的臉上也沒有任何的畏懼之色,反而還饒有興緻的看着林羽,眼中露出濃濃的欣賞之色。

「說吧,誰派你來的!為何要監視我?」

林羽並未動怒,反而異常平靜的看着老人。

「我沒有監視你。」

老人搖頭微笑,「我只是奉命,提前了解一下你的情況。」

林羽微微皺眉,好奇道:「奉命?奉誰的命令?」

老人再次搖頭,「我現在不能說,但你很快就會知道了!」

很快就會知道了么?

林羽眉頭越皺越緊,臉上露出思索之色。

想着想着,林羽腦海中突然一個激靈,眼中陡然閃過一絲明悟之色。

林羽眼睛微眯,饒有興緻的看着他,試探著問道:「崑崙神族?」

「嗯?」

老人臉色一變,驚訝的看着林羽,「你知道我們崑崙神族?」

果然是崑崙神族!

沒想到,自己派人在崑崙山脈尋找這麼長時間都沒找到崑崙神族,他們竟然主動現身了!

而且,聽這個的意思,這個人好像只是來打前站的!

想到這裏,林羽頓時輕哼一聲,戲謔的看着眼前老人,「我不但知道崑崙神族,還知道是誰派你來的!」

「不可能!」老人想也不想的回道。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你的自信,在我看來,只是狂妄自大,就像崑崙神族一樣!」林羽冷笑一聲,淡淡的問道:「如果我沒猜錯,是一個叫神音的女人派你來的吧?」

隨着林羽的話音落下,老人瞳孔猛然一縮,難以置信的看着他。

彷彿,根本不敢相信。

看着他的表情,林羽知道自己猜對了!

其實,這並不難猜到。

崑崙神族裏面,會提前來了解自己的人,恐怕,也只有鳳儀所說的神音了。

如果是神連川派來的人的話,就不會是提前了解自己了。

而是會想方設法的要了自己的命!

看來,可以給鳳儀自由了。

她確實沒有說謊!

如此想着,林羽又淡淡的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老奴不配擁有名字。」

老人搖頭,稍稍收起震驚的神色,「你可以叫我劍奴。」

「賤奴?」

林羽眼皮一跳,驚訝的看着他,「以你的實力,竟然自稱賤奴?是你真的太賤了,還是崑崙神族太強大了?」

「是劍奴!不是賤奴!」

劍奴猛然抽出腰間的軟劍,怒視着林羽,老臉不住抽動。

看着劍奴手中的軟劍,林羽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是這麼個劍奴啊!

他還以為,真有人喜歡別人叫他賤奴呢!

不過,劍奴也好,賤奴也罷!

反正,都是奴才!

林羽輕蔑的看着劍奴,「你這是打算跟我動手么?」

「對!」

劍奴點頭,眼中陡然湧起戰意。

「你不是我的對手。」林羽搖頭,臉上的輕蔑之色更濃。

「試試才知道!」

劍奴手上一抖,細長的軟劍頓時變得筆直,「老奴也想看看,小姐看上的男人,到底有什麼本事!」

話音落下,劍奴氣勢陡變。

不再是之前那副扔人堆里都不會被人多看一樣的模樣,整個人變得鋒芒畢露,就像一把出鞘的利劍一樣。

你我酣畅 下一刻,劍奴持劍襲來。

細長的軟劍綿綿不絕,猶如一張密不透風的大網向林羽籠罩而來。

「區區奴才,也敢放肆?」

林羽不屑的輕哼一聲,真氣涌動間,一掌探出…… 第226章生存遊戲19

果不其然,一分鐘都沒要到,所有人都被浮光給打趴了,外面是圍觀了不少人,但是這些人可都沒有發現浮光是怎麼出手的,他們只看見了人影在不斷的移動,眼睛都給晃花了。

等他們定眼一看,好傢夥,幾個人全部倒地不起,而那個臉上依舊帶着優雅笑容,腰身若素的小白花卻依舊站着。

除了她頭髮和不染纖塵的白裙隨風飄動,其他地方真的是一點都沒有變化。

這又是一個強者。

這是在場圍觀的人同樣的想法。

強者不是大白菜,所以每出現一個強者都是那麼的振奮人心。

眾人不但沒有同情地上哀嚎的人,反而對浮光極其追捧,這大概就是尚武世界的好處吧。

浮光居高臨下的看着領頭人,臉上的表情依舊是那麼的優雅,她溫和的說:「我贏了,所以……滾吧。」

「滾!」

「滾呀!」

「滾……」

周圍起鬨的聲音此起彼伏,但是並不會讓人覺得厭煩。

畢竟這些人都是最直觀的表達自己內心的想法。

「我長期飯票就是牛逼!」姍姍來遲的傅軒讓自己拍掌,無比響亮的聲音,似乎他想用鼓掌來表達自己心中的高興。

浮光目光落在他身上,傅軒立即招手,說道:「長期飯票,我來啦!」

浮光溫和的點頭,依舊是最優雅的模樣。

傅軒露出幾顆大白牙,笑得很是陽光。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世上巨無敵舉世無雙天下第一的傅軒神尊?」

人群中不知道是誰冒出了這個聲音。

傅軒聽了這話,很是高興,他高傲的吹了個口哨,說道:「正是本大爺。」

眾人:「……」你給自己取名字叫做xxxxxxx神尊,可是你覺得「本大爺」這個稱謂和神尊搭嗎?

極其不搭。

傅軒倒是不在意,他高興的朝浮光跑過去,說道:「這些人是來找林哲年的吧?」

「你知道?」浮光一邊朝賓館走,一邊對傅軒說。

傅軒露出大白牙的笑,他說:「怎麼可能不知道?但凡林哲年來到S區就沒有不發生這種事情的,不過以前都是那傢伙自己把人給揍趴,沒想到現在居然是長期飯票動手。」

「長期飯票你和我老實說,你是不是喜歡林哲年那小子?」傅軒壓根兒就沒有注意到林哲年在大廳,隨着他們的動作可以說就在他跟前。

浮光溫柔的目光落在林哲年的身上,她含笑說道:「是的。」

林哲年本來是想斥責傅軒的,他想但凡一個小姑娘聽到這話也會生氣,但是讓林哲年萬萬沒想到的是浮光嬌軟會承認。

她為什麼會承認?

這種事情……

這場面有點尷尬,偏偏傅軒自己沒有注意到,他繼續對浮光說:「要不長期飯票看看我,其實我也很厲害的,我有八塊腹肌,人魚線,胸肌,肱二頭肌,打架也超級厲害。我也不要其他,我就要沒一頓有我喜歡的飯菜。」

浮光:「……」

你這是在求愛?還是在求包養?

浮光淡淡的說:「你不行。」

傅軒:!!!

「我不行?我怎麼可能不行?!我行,我很行!」傅軒覺得自己男人的尊嚴受到了侮辱,他怎麼就不行了?不可能!他很行。

其實浮光根本不是那意思,她的意思很簡單,就是想說不能是傅軒,只能是林哲年。

但是因為傅軒的這一出實在是讓人哭笑不得,不過也緩和了這尷尬的氣氛。

「這個誰知道呢?你以前那麼多女朋友,誰知道你是不是……那兒壞掉了。」林哲年挪逾的說。

這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到了某處。

傅軒瞬間一跳三尺高,他指著林哲年的鼻子說:「你,你個母胎單身狗,你從出生到現在就沒有處過女朋友,鬼知道是不是你不行,你現在還來栽贓我,我是清白的!我很行!」

浮光:「……」這樓已經很歪了。

「好了,你去自己開個房間,天色不早了,準備做飯。」

傅軒一聽到「做飯」那簡直是瞬間慢些復活。

管他行不行的,為了一口吃的,不行就不行吧。

他把胸口拍的邦邦響,說道:「交給我就好!」

浮光點點頭,然後和其他人去看房間。

浮光想的是既然來了S區,那麼就要好好收拾一下那個嗜血玫瑰,反正梁子已經結下了,而且能利用就利用吧。

晚上,浮光等人在用飯的時候,這個被浮光惦記的人就來了。

這一次她帶來的人不少,領頭的還不只是嗜血玫瑰一個人,還有另外一個穿着白大褂的男人,男人脖子上掛着助聽器,眼睛咕嚕咕嚕轉着不知道在打什麼壞主意。

浮光倒是不在意,這個位面她還沒有打不過的。

「你們哪來的飯菜?」嗜血玫瑰本來是來找茬的,並且因為浮光在大街上出了一下風頭被那個變態看上,那麼就一起過來,把人都帶走。

但是嗜血玫瑰萬萬沒想到居然能看見米飯和炒菜。

S區是穀子,但是只能野生,無法耕種,所以他們能吃一碗米飯簡直堪比登天,至於炒菜,那就更加沒有那個條件了,原因無他,沒有調料啊,就只有簡單的鹽,而且鹽的價格還那麼的高昂。

沒有人搭理嗜血玫瑰,於是嗜血玫瑰的一把彎刀直接插入桌子,她兇狠的說道:「我在問你們飯菜哪來的。」

浮光一邊吃着飯,一邊說道:「食不言寢不語,你沒有教養嗎?」

嗜血玫瑰當然沒有教養,浮光也知道,但是這不影響她的嘲諷。

嗜血玫瑰果然被噎住,緊接着她嘲諷說道:「現在都什麼時代了,你還跟我談教養?我告訴你,當你奄奄一息的時候,你再和我說說教養問題吧。」

浮光「哦」了一聲,然後繼續吃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